李廣森的車丟了。這位山東漢子在京打拼10年,好不容易買了一輛豐田轎車,卻在出租時被人開走不還了。
  他去派出所報案,去拘留所堵人,去法院起訴,甚至還去了租車人的老家黑龍江。可折騰半天,車沒找回來不說,他卻收到交管局發來的19條違章信息。
  李廣森急眼了。每收到一條違章信息,他就立刻開朋友的車到違章地點附近轉悠,希望能堵住租車人。9個月下來,堵了20多次,李廣森心力交瘁,卻沒有結果,他的車至今未找回。
  六次去派出所:
  “這是租賃糾紛”
  40歲的李廣森在朝陽體育中心附近修車。2013年3月,他花14萬元買了輛二手豐田凱美瑞轎車。後來一個叫劉德雨的年輕人來修車時,自稱也是山東的,在一家“北京東方德勤翻譯服務有限公司”工作,負責租車業務,“你的車一個月能租5000元。”李廣森心動了。
  2013年4月22日,劉德雨來把豐田車開走,併在朝陽公園附近交給黑龍江雞西市人黃先生。事後,劉德雨給李廣森送來了東方德勤公司與租車人之間的合同,上面蓋有公司的印章。可沒想到,黃先生只交了一個月的租金,5月22日之後就沒了消息。“我趕緊去找劉德雨,他告訴我,黃先生合同上留的工作單位和電話都是假的。”李廣森說。
  李廣森很著急,催促劉德雨一起去報警。他們去了住地所屬的朝陽區平房派出所,又去了交車地所屬的六里屯派出所,兩處來回折騰六次,民警答覆說:“我們查了,黃先生確有其人,所以你們之間應屬租賃糾紛,不算詐騙。”
  去看守所堵人:
  “要找的人拘留期滿放了”
  執著的李廣森沒放棄,他常往派出所跑。“後來,民警又查了內網,告訴我租車人黃先生因吸毒被朝陽警方拘留了。”
  李廣森立刻前往朝陽拘留所。可到那兒後,工作人員告訴他,黃先生是4月25日被拘留的,拘15天,已經期滿被放走了。“我問他們知不知道黃先生去哪兒了,工作人員說不知道。”李廣森有些失望。
  去租車人老家:
  “要找的人常年不回來”
  車沒了,乾等著總不是事兒。李廣森想到有個山東老鄉正好在黑龍江省雞西市工作,他決定去東北走一趟。
  2013年10月,李廣森先坐高鐵,再坐汽車,趕到雞西。老鄉很熱心,幫著四處托人,終於弄清了黃先生家的新地址。可到那兒敲門沒人應,也沒能見上黃先生的家人。問了問周圍的鄰居,只說:“你要找的人,常年不回來,我們不清楚。”
  花了好幾千元,李廣森空手而歸。
  去街邊蹲守:
  去街邊蹲守:
  “我看到你的車開特快”
  到了北京,回到修車鋪,李廣森想清靜幾天,專心工作。可偏偏樹欲靜而風不止,交管部門不斷發來的違章信息一次又一次地刺激著他的神經。李廣森的豐田轎車就在北京,違章多達19次,罰款高達2700元。
  這些違章,有的是違反尾號限行規定,有的是走公交車道,有的是亂停車。違章地點則分佈在朝陽區、海澱區、西城區、丰台區、大興區。“過去的兩個月里,我急得上火,可又想不出好辦法來。”李廣森說,為了能找到豐田車,他先是借朋友的車,後自己又咬牙買了輛奧拓,一有空就去違章地點附近轉悠,折騰了20多次,每次等候約3個小時。有時有居民會問他,“你的車怎麼老在周圍慢悠悠地轉啊?”
  由於交管部門的違章信息總是遲一天才能發給車主,李廣森也總是一次次地“遲到一步”,守了20多次仍沒效果。不過他的一位修車客戶卻說:“你囑咐我平時盯著點。有一次我還真在朝陽北路上看到你的車了,開特快。”這是唯一的、沒下文的線索。
  去法院起訴:
  去法院起訴:
  “登報公示60天后開審”
  也有朋友勸李廣森,“你別到處找了,你應該去找租車公司,或者直接去法院起訴。”李廣森何嘗沒想到這一點,他早就去找過東方德勤公司,這家公司先說:“劉德雨早就被開除了,公章是他偷偷蓋的。”李廣森氣憤地表示,合同上有你們的章,你們就得負責任。這之後,東方德勤公司一直不給解決方案,並於2013年10月更換了法人代表。
  別無他法,李廣森最終還是決定起訴,告東方德勤公司和黃先生雙方。由於黃先生聯繫不上,起訴狀無法送達,法院只能通過報紙公告60天,之後才能開庭審理此案。李廣森交了律師費、郵寄費、公告費後,就一直等啊等。今年1月底,李廣森的案子終於要開庭審理了。代理律師提醒說,“案子勝訴的希望很大,但將來執行恐怕又是麻煩事。”
  事情拖了9個月,沒個說法,李廣森覺得很委屈。他說一有空,還會開著奧拓上街蹲守。
  本報記者許前程 文並攝 J198   (原標題:受騙男子全城找車找不著)
創作者介紹

台灣

yxmlwr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